快乐双彩开奖走势图

論公證之公正性

發布日期:2017-10-16

李全一(成都市龍泉公證處黨支部書記)

    公證與公正,讀音相同,寫法相近,雖然性質有別,但毫無疑問的是,公證的制度價值中卻包涵著公正的思想和旨趣,公證的證明活動中也離不開公正的行為理念與評判標準。因此可以說,公正是公證的靈魂,而公證是公正的另一種表現形式。正是基于此,故人們常說“公證即為公正”。那么,公證是如何體現公正這一社會核心價值的呢?要論說清楚,就有必要從公正的性質與表現形式、公正與公證的辯證關系談起,目的在于促使我們在公證中更好地體現公正、維護公正。

    一、公正是社會的核心價值之一

    公正是一個古老的話題,也是一個常談常新的話題。然而,要用一個準確的概念來為公正下定義卻十分困難。這正如有學者在談到正義時所說的那樣:“正義有一張普洛透斯似的臉,變幻無常、隨時可呈不同形狀并具有極不相同的面貌。”[1]我們也可以說,公正也具有一張普洛透斯似的臉,我們很難為其描繪出具體而標準的形象。《辭源》對公正的解釋是:“不偏私,正直”。這主要是從個人對待公務和他人的人生態度及道德標準上來下的定義;《新華字典》對公正下的定義是“公平、公道”,其側重點也落在個人的處事態度和處事方法上。這些定義都與我國傳統觀念上對公正這一道德標準的認識有關。如荀子就曾說:“故上者下之本也……上公正則下易直矣。” [2]朱熹更是直言道:“只是好惡當理,便是公正。”[3]顯然,我國傳統意義上的公正,是指一種正直、磊落、公平的道德修養與行為品格,其價值取向主要在于表彰個人的正直與無私。

    在西方,公正也帶有明顯的價值取向,且為社會的基本價值取向之一。英文中,公正(justice),既包含了公正、正義的意思,也包含有公平的意思。因此,所謂社會公正,就是指“給每個人他(她)所應得”;[4]或者是指,對同一事件對所有的人平等對待。也正是由于英文的公正中包含有公平的意思,人們常常將二者混同。在廣義上,我們確實可以將公平與公正視為同義語,也正是基于此,理論上也把公平與公正作為正義的兩個孿生屬概念,如將正義解釋為公平公正,或將公平、公正以正義統稱之。[5]然而,二者的區別還是顯而易見的。公平帶有明顯的工具性,它所強調的是衡量標準的“同一尺度”,即:用同一個標準衡量所有的人或所有的事,或者說是強調一視同仁。而公正作為人類共同關注的價值標準與價值目標,則側重于強調這種價值取向的正當性。故而,凡是公正的事情必定是公平的事情,但公平的事情則不一定是公正的。[6]正是這一區別,導致二者的功能定位也不盡相同。公正不僅關注事情的狀況與結果是否正當,還要關注造成或產生這種狀況與結果的正當問題,亦即既要關注程序的公平與正當,也要關注結果的正義。而公平由于是一種社會衡量工具,其機理要簡單得多,一般只關注事情的客觀性,帶有價值中立的色彩,公平往往只遵循“同一標準”的規則。

    公正作為人類社會的共同核心價值之一,在一切領域都在自覺或不自覺的適用,但從社會學理論或經濟學、法學理論來認識它時,人們強調得最多、研究得最為廣泛的,同時也是最熱門的“公正學說”,則無疑是以下三方面的公正:其一,分配公正。這是實現社會公正的基礎。分配公正,主要指的是人們對資源配置結果的公平感受。分配的公正不但包含對社會物質財富的分配要求公平正義,如我國強調的縮小貧富差距,走共同富裕道路的社會主義發展目標;也包括對社會公共資源分配的公正,如對教育、衛生、法律服務等的分配正義。其二,程序公正。程序公正主要強調的是資源配置、行政管理、司法裁量等社會事務中有關過程的正當與公平性問題。也就是重視事情的形式與過程的正義。其三,司法公正。一個公正的社會必然是一個崇尚法治的社會。司法對社會公正的作用可以從正反兩方面來考察:一方面,司法可以維護社會公正,保障社會正義不受侵犯;另一方面,司法不公則對社會公正起到極大的破壞,會使社會之正義失去最后一道防線,動搖人們對社會公正的信心。分配公正與程序公正和司法公正之間又是相互聯系的辯證關系。要達致分配公正,必然要有分配之程序公正為保障,而司法公正既是對分配不公、程序違法的一種公正救濟,同時司法公正自身也是一種程序公正,并通過審判程序的正當性來保障審判結果的公正性。概言之,司法公正就是通過司法的形式公正來維護社會的實體正義。

    二、法律公正與公證公正

    無可否認,法律旨在創設一種正義的社會秩序。[7]而在法的正義價值體系中,公正是其重要或主要組成部分。法律公正,是指法律中所體現出的保護社會公平、平等、正當和正義的精神。法律公正是由兩個部分組成的:一是法律制定上的公正,亦稱之為立法公正;二是法律實施中的公正,包括執法公正和司法公正。立法公正是法律公正的基礎,因為沒有公正的立法(或稱良法),便不可能有公正的執法和司法。但執法與司法的公正則是更為重要的公正,如果沒有公正的執法與司法,再公正的法律也只能停留在紙面上,只是一種美好的理想。[8]法律公正還包含著實體公正和程序公正兩個不同的方面。實體公正是基本的公正,程序公正是必要的公正;實體公正是起點也是歸宿,而程序公正則既是過程也是保證。[9]

    公證在法律公正中的角色定位比較困難。如果從依據法律授權行使公證證明活動的角度考察,我們可以將公證理解為一種執法活動;而如果從廣義的司法活動來審視,我們又可以將其視作一種準司法活動。因此,在公證活動中,既可能存在執法公正的問題,也可能存在準司法程序中的公正問題。法的直接目的,無非就是授予某種權利、賦予某種義務和禁止某種行為。公證證明的目的,也正是依法證明當事人行使或創設民商事權利義務的真實與合法,同時,確保這些所創設的權利義務中不存在法律所禁止的內容,以及不違反法律的強制性規定或公序良俗,從而保障和促使當事人的民商事務得以合法、有效地履行。公證維護法律公正的功能,也正是在這一具體的證明過程中產生和體現出來的。

    如前所述,公證作為法律公正的承擔者與執行者之一,大體上可歸屬于執法公正與司法公正之交叉地帶或邊緣范疇。其中,公證公正與司法公正的親緣關系相對密切。我們知道,司法公正的目標是實體公正與程序公正的結合,或者說是通過程序的公正來實現實體的公正。借用過來,我們也可以說,公證公正的標準,也就是通過公證證明程序的公正性來保障當事人權利義務之實體公正得以有效實現。公證中的實體公正,是說公證證明活動所證明的法律事項,能夠體現當事人實體權利義務的正當性與公允性;而公證中的程序公正,是說公證活動中的一切過程,如受理、審查、核實等必須依法進行,且對雙方當事人一視同仁,都體現為同一標準。公證的程序公正與實體公正并重之標準所產生的效果,應當是:公證證明的產品─公證文書能夠嚴密而完整地體現出法律公正之基本要求。概言之,能夠體現出法律的公平正義。

    三、公證的公正作用

    公證作為社會民商事務中的防范與保障工具,其維護交易與交往安全的行為必然要求具備正當性、正義性。正是基于此,《公證法》第3條規定:“公證機構辦理公證應當遵守法律、堅持客觀、公正的原則。”根據權威解讀,公證活動中的公正原則主要是指公平地對待雙方當事人,依法平衡各方利益,同時協調當事人利益與社會公共利益之間的關系,客觀、公允地履行證明義務等。[10]因此,公正原則貫穿于整個公證證明活動的始終,公正原則無疑應為公證的生命線之一。公證與公正的關系是一個辯證關系,公證活動必須基于公正的精神而進行,須臾不可偏廢,離開了公正原則的公證必然產生不公正的后果;而公正的價值則會通過公證得以有效彰顯,公證是公正在私權流轉與民事交往中社會正當價值的最好體現。

    關于公正在公證中的具體體現,可以從以下方面加以考察:首先,公證是一種第三方的信用。公證機構作為依法證明當事人的民事法律行為、有法律意義的事實與文書的真實性、合法性的法定證明機構,屬于典型的非營利組織,且具有一定的社會公益性。其服務宗旨是:為一切需要預防性民商事法律服務的個人或組織提供法律證明保障,不專為某個或某些特定人群服務。因此,其制度價值中就體現了公正或平等地保護所有當事人利益的社會價值屬性。其次,公證機構受理公證業務不受任何組織和個人的干涉,獨立行使法定證明權。判斷當事人的法律事項是否真實、合法,完全依賴于客觀事實、當事人的意思表示和法律的規定。因此,公證證明活動的啟動與運行均具有公平與公正性。第三,公證機構和公證員系基于法律中間人的角色,根據當事人的申請而開展證明活動。在證明活動中公證員自始至終都處于相對中立的地位,以法定居間者的身份客觀評價當事人的法律事項,實事求是地賦予證明事項以公證的效力。因此,公證帶有鮮明的公正之正當性評判。第四,公證活動是依據公證法規定的嚴密程序開展的,從申請受理,到審查核實,再到審批出證、立卷歸檔,在整個證明活動中,公證員都必須按照法定程序進行,缺一不可。故而,公證活動充分體現了準司法活動程序正義的公正價值。第五,公證活動中公證員雖然處于中立地位,但其并非完全被動。在合法性審查與判斷中,公證員必須衡平當事人之間的利益關系,杜絕欺詐、脅迫、顯失公平、重大誤解等交易風險,必須衡平當事人的法律事項與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善良風俗之間的關系,確保當事人的證明事項不與國家禁止性和強制性規定相沖突。也就是說,公證承擔著建立社會公正,維護社會和諧的公共責任。

    此外,公證活動還可以直接展示社會公正的場景,宣示社會公正的效果。如在現場監督類公證中,公證員在公開競價或公眾參與的公益活動中進行公證證明,一方面,直接向參與者展示了社會公正、社會正當的真實場景和現實范例;另一方面,也意味首向社會或不特定的公眾表征了社會公正的價值。即便是在一般的公證活動中,公證證明的過程,也能夠起到向當事人傳達和傳遞法律公正的社會效果。

    四、公證公正的保障

    正如法律正義必須依靠于執法公正與司法公正來具體實施一樣,公證公正也必然仰賴于公證員的公正意識與行為來獲致。因此我們可以說,公證公正就是公證員的公正。或者換句話說,公證公正的保障條件就是公證員的公正意識與公正行為。尼布爾認為:“社會將公正而不是無私作為它的最高的道德理想,它的目標是為所有人尋找機會的均等。” [11]我們也可以說,法律將維護經濟交易與民事交往安全有效的責任賦予公證機構和公證員,其本意就是要求公證機構和公證員能夠給予所有需要法律保障的當事人以公正而平等且有效的證明保護。正是基于此,筆者認為,公證員的公正意識應當包括但不限于以下方面:第一,客觀、公正地對待公證事項與當事人,做到不偏不倚。第二,嚴格依照證明標準和證明程序開展證明活動,不擅自創設標準與程序。第三,認真履行誠信而謹慎的審查與核實義務,確保證明效果的真實性與合法性,增強公證文書的公信力。

    而要在公證行為中達到公正思維與公正行為,亦即公正證明的標準,公證員必須加強自身修養,此外別無他途。這些修養當然包括職業道德與執業紀律的培養,但更為重要的則是法律理論與公證理論的學習。應當說,當前我國公證行業在整個法律職業共同體中有被邊緣化的跡象,就其原因固然很多,如國家對公證制度的重視程度有待提升,社會對公證作用的認同感有待加強,等等。然而無可否認的一個事實則是:整個公證行業的職業素養與律師、法官等存在明顯的差距。因此,公證要承載維護法律公正的更大責任,提高公證員素質應為當務之急。

    在提高公證員的公正意識的同時,公證制度尤其是證明規則與標準的設定與完善,也是確保公證公正不可或缺的措施。目前,我國的公證法律制度尚有待完善,其中亟需完善的一個重要方面就是各類公證事項的具體證明規則與證明標準。惟有健全和完善了這些規則與標準,公證員才能有章可循,有規可尊,從而有效保障公證公正的實際貫徹。這也是公證之公正經由程序公正,達致實體公正的必由之路。

 

    參考文獻與注釋:

    [1][美]E·博登海默著,鄧正來譯:《法理學――法法律哲學與法律方法》,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4年版,第261頁。

    [2]《荀子·正論》。

    [3]《朱子語類》卷二六。

    [4]參見吳忠民文章:《“公正”與“公平”之辨》,載2007年8月14日《光明日報》。

    [5]參見卓澤淵著:《法的價值論》,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第412頁。

    [6]參見吳忠民文章:《“公正”與“公平”之辨》,載2007年8月14日《光明日報》。

    [7][美]E·博登海默著,鄧正來譯:《法理學――法法律哲學與法律方法》,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4年版,第261頁。

    [8]參見何家弘文章:《司法公正論》,中國法律網。

    [9]參見卓澤淵著:《法的價值論》,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第438頁。

    [10]王勝明、段正坤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證法釋義》,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第13頁。

    [11][美]尼布爾:《道德的人與不道德的社會》,貴州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第28頁。

快乐双彩开奖走势图 E世博是什么公司 在平台玩压龙虎技巧 玩彩稳赚技巧 万喜堂登录 球探体育比分破解版 十大捕鱼游戏排行榜 速报比分直播 福彩2017228期22选5 内部6肖6码 pk10技巧 图解